新華社北京4月16日電 題:飛掠映山紅,日子別樣紅——閩贛湘老區蘇區高速公路紀行

  新華社記者張華迎、邰曉安、郭杰文、張格

  位于廈蓉高速沿線的江西于都縣瑤金山,映山紅美麗盛開。(江西于都縣委宣傳部供圖)

  “若要盼得紅軍來,嶺上開遍映山紅......”循著耳熟能詳的旋律,記者來到原閩贛湘老區蘇區。

  又是一年芳草綠,映山紅開別樣艷!

  圖為莆炎高速福建段。(受訪者供圖)

  從空中俯瞰,縱橫交錯的高速公路宛如一條條飄帶,將原三省老區蘇區串聯一起,極大改善了當地群眾的出行條件,有力促進了人流、物流的流通,成為老區蘇區群眾奔向美好生活的康莊大道。

  最早“藍圖”映初心

  1933年11月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內務人民委員部發布的《中央政府修路計劃》所附干路圖。(資料圖片)

  從福建長汀沿著廈蓉高速一路向西,不到1個小時,就來到了“共和國搖籃”——江西省瑞金市。

  在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內務人民委員部交通管理局舊址,一幅中央蘇區交通干線圖引起記者的注意,圖紙上,以瑞金為中心的22條干路向四周延伸。

  “蘇區時期,公路通達度很低,給人們出行帶來很多不便。”瑞金市委黨史辦干部鐘燕林介紹,1933年11月12日,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內務人民委員部發布第十八號訓令,公布《中央政府修路計劃》,動員群眾修筑22條干路及各縣區鄉支路,以發展經濟流通商業、便利群眾往來,回報蘇區人民為保衛蘇維埃政權作出的巨大貢獻。

  獨輪車,是蘇區時期主要運輸工具。(新華社記者郭杰文攝)

  時光荏苒,初心不變。如今,當年中央蘇區交通干線圖早已化為現實。

  “以前從炎陵到江西井岡山走的是省道,彎多路窄,得花上兩個小時。有了高速后,不到1個小時就能到。”參與過湖南省炎陵縣高速公路項目建設的曾見欣回憶當年征地修路的情景,“聽說要修高速公路,沿線群眾無不歡欣鼓舞,他們都明白一個道理:要致富,先修路。”

  “寧化、清流、歸化,路隘林深苔滑”......當年毛澤東在詩詞中描繪的情景,早已成為歷史。

  “從1949年到2021年,寧化縣公路總里程由37公里發展到2206公里,增長了近60倍。”福建省寧化縣交通運輸局局長林貴昌說,便捷通達的公路網絡讓當地群眾實現了從“走得了”到“走得好”的夙愿。

  好物借路走天下

  圖為莆炎高速福建三明段。(受訪者供圖)

  日益密集的高速公路網絡有效帶動了當地群眾增收致富。

  從瑞金北高速出口行駛3公里,便來到瑞金市黃柏坳背崗臍橙專業合作社,2萬多畝的臍橙樹宛如綠色海洋,白色的臍橙花點綴其中,散發沁人清香。

  合作社理事長鄧大慶說,1998年至2006年,他先后兩次種過青梅、甜橙,但由于交通不暢,滿園的果子找不到銷路,虧本欠下20多萬元債務。2009年、2010年廈蓉高速、濟廣高速瑞金段相繼通車,鄧大慶決定再續創業夢。

  “臍橙基地緊鄰高速出入口,大貨車可以開到田間地頭,去年合作社種植的8萬多噸臍橙不到2個月時間就一售而空。”鄧大慶告訴記者,合作社已帶動周邊5個村的農戶增收致富。

  同樣獲益的還有炎陵的黃桃。以前因為交通閉塞和缺乏冷鏈技術,新鮮黃桃無法及時銷售出去,很難實現黃桃規模化發展。

  “如今,村組道路、高速公路暢通,讓炎陵黃桃暢銷全國各地,也讓更多人走進炎陵。”炎陵縣中村瑤族鄉文化站站長許天元介紹,交通的便利,每年吸引四方游客前來參加“桃花節”,以及各地經銷商、物流公司前來預訂黃桃。

  路網通達百業興

  道路一通天地寬。暢行無阻的路網,讓老區蘇區日益變成客商投資興業的“新熱土”。

  裝卸貨車來回穿梭,工人們在流水線上加工集成板......寧化縣石壁鎮家具產業園明偉家具公司生產車間,機器轟鳴,一派繁忙。

  公司負責人張顯明此前在外從事家具生產,2019年年底,看中家具產業園臨近高速公路出口的區位優勢,選擇返鄉創業。“我們的材料要進口,產品要出口,臨近高速公路,可以大大降低企業的物流成本。”

  村民張冰龍過去一直在廈門、泉州等地打工,去年5月,石壁家具產業園開園后,他在園區內找到了一份工作。他說:“現在1個月能掙4000元左右,在家門口做事還能照顧家里,一舉多得。”

  記者了解到,石壁家具產業園開園以來,已有7家企業相繼投產,帶動當地300余人就業。

  “交通運輸不便曾是制約炎陵產業發展的一大瓶頸。”炎陵工業集中區黨工委副書記扶學勇說,如今炎陵交通通達,吸引了很多人前來投資建廠。

  著“紅軍裝”、走“紅軍路”、吃“紅軍飯”......記者一路看到,高速公路讓閩贛湘一大批紅色景區得以連通,讓越來越多的人走進紅色景點,體驗紅色文化。

  炎陵縣紅軍標語博物館館長楊雙艷說,閩贛湘三地山水相連、人緣相親,都是紅色旅游資源大省,隨著三地間交通往來更加方便,老區蘇區紅色旅游產業發展前景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