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廣網廣州4月16日消息 (記者鄭澍 林駿 吳穗斌 )打擊拐賣婦女兒童犯罪是公安機關順應人民群眾意愿、解決群眾切身利益的一項“民心工程”。廣州市公安局新聞辦公室今天(16日)通報:今年以來,公安部在“云劍—2021”行動中,部署開展了以偵破拐賣兒童積案、緝捕拐賣兒童犯罪嫌疑人、查找失蹤被拐兒童為內容的“團圓”行動。廣州市公安局各級刑偵部門迅速落實公安部刑偵局和省公安廳打拐辦的行動部署,于近期精心組織開展了“團圓一號”專項行動。

根據通報,行動以來,廣州全市新發拐賣案件全部偵破,辦結涉拐積案4宗;完成了打拐DNA庫中尋親父母數據的清理完善工作。其中,經過重新采集DNA檢驗入庫,成功產生23例比中,找回失蹤被拐兒童23人,組織了9個被拐受害家庭的認親團聚。

16日,廣州警方舉行“團圓一號”專項行動新聞發布會暨“夢圓團聚”認親會,共同見證3個被拐兒童家庭與親生子女見面相認的激動人心時刻。

案例

(一)被拐24年駱某鵬案例

1997年7月19日,事主駱某基的兒子駱某鵬(當時3歲)在花都區赤坭鎮連塘村走失,之后一直沒有找到。2002年12月13日,市公安局為駱某基夫妻提取DNA錄入打拐庫。

2021年初,花都區公安分局在市公安局組織的“團圓”行動準備工作中,再次采集了駱某基夫妻的DNA。2021年3月2日,警方在打拐庫中比中了天河區的男子黃某。

原來,在2020年6月,有熱心群眾向公安機關反映,在天河區工作的廣東梅州籍男子黃某是被拐兒童,與四川一對被拐兒童父母的兒子特征相似。市公安局打拐辦接報該線索后,立即安排天河區公安分局打拐民警上門對黃某采集了DNA樣本并檢驗入庫,黃某卻意外比對中了花都的駱某基夫妻。

比中后,花都區公安分局刑警大隊再次對比中雙方進行了DNA復核,結果支持雙方為親子關系,即黃某就是駱某基夫妻于1997年在赤坭鎮被拐的兒子駱某鵬。

經調查,1997年,當時3歲的駱某鵬在家附近玩耍時,被人販子拐走并帶給梅州一戶人家收養,后取名為黃某。黃某長大后,隨親戚來到天河區東圃街從事機修工作。經溝通,黃某本人向警方表示愿意與親生父母相認。

(二)離家12年李某案例

2009年9月22日,事主李某元(男,四川人)的兒子李某(當時9歲)因家庭矛盾,被父母罵了幾句后,從荔灣區存善正街離家出走,后來經多方查找均沒有下落。2016年6月16日,李某元向荔灣區公安分局逢源派出所報警求助尋找兒子李某,并被提取DNA錄入全國打拐庫。

2021年,根據公安部“團圓”行動部署,荔灣警方在清理打拐庫尋親父母數據的基礎上,重新啟動對失蹤兒童李某的調查,通過運用智慧新警務進行查找后,鎖定了一名叫劉某云的疑似男子(21歲)。

鑒于劉某云為廣州市社會福利院的受助人員,荔灣區公安分局刑警大隊通過與市社會福利院溝通,詳細了解劉某云的收養、生活情況,并通過DNA復核,確定劉某云與李某元符合親子關系,即劉某云就是李某元在2009年9月22日走失的兒子李某。

根據調查:李某于2009年9月22日在廣州火車站四站臺附近被熱心群眾發現,因無法聯系其家人,其于當日被送往兒童中心救助,后由市社會福利院收養取名為“劉某云”,現在天河區從事汽修工作。日前,辦案民警經與劉某云溝通,其表示渴望與親生父母進行認親,盡早家庭團聚。

(三)被拐28年李某案例

1993年10月,貴州省安順市鎮寧布依族苗族自治縣李某富夫妻之女李某(當時5歲)和弟弟一起出門玩耍,但回家時只有弟弟一人。李某富一家多年不斷尋找,但一直都沒有李某的消息。

2021年3月,尋親孩子劉某娟(女,31歲)到黃埔區公安分局云埔派出所報警求助,稱其大約5歲的時候被人拐賣到廣東省汕頭市,隨后就跟著養父母生活至今,現想通過公安機關協助找回親生父母。接報后,辦案民警按要求提取了劉某娟的DNA并錄入打拐DNA庫。“團圓”行動開始后,好消息傳來:貴州省安順市鎮寧布依族苗族自治縣的被拐女孩李某的父母DNA,比中黃埔區公安分局采集的劉某娟DNA。為確保比中雙方無誤,黃埔區公安分局刑警大隊再次提取劉某娟和貴州被拐兒童李某父母的DNA進行了復核。最后經復核鑒定,確認貴州的李某富、羅某夫妻,為劉某娟生物學父母,劉某娟就是他們1993年被拐的女兒李某。

警方提醒,發現兒童失蹤后,應立即向派出所或撥打110電話報警,無需等24小時。公安機關在接到兒童被拐失蹤報警后,將立即啟動快速查找機制。14歲以下兒童、14至18歲少女失蹤或走失,監護人或家長都應立即報案,警方接報后會在第一時間立案調查。